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海岸线

思想驰骋,遨游在天地之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和我的姐姐  

2017-03-05 05:36:45|  分类: 沧海桑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我和我的姐姐

        姐姐是在2008年6月去世的,至今已有九个年头了。
        2016年6月的一个夜晚,睡梦中突然听到门外有姐姐的声音,在喊我去开门,我答应说:好的,马上来!于是翻身起床,恍惚间,方知是梦。一看手机,刚刚凌晨三点多钟。再躺下,睡意已荡然无存,蓦然间,往事在脑海中一一浮现。

剜野菜

        姐姐大我六岁。大约我五六岁时,每当春天到来,姐姐就会带我到野外剜野菜。不同于今天的剜野菜,是尝鲜,那时的剜野菜,是为果腹。姐姐和我,每人提一个小篮子,手拿一把小铲刀,到田地里,河边,沟壑中,仔细地寻找各种野菜。姐姐教我辨认各种野菜的模样,边剜野菜边给我讲学校里有趣的事儿。天空蓝蓝的,一只小鸟从地面垂直向上飞起,鸣叫着,一点一点地往空中上升,然后突然一下子又从云端冲回地面,如此循环往复。很久以后才知道,这小鸟名曰“云雀”。麦田里常有面条菜、毛妮菜、灯笼颗、豆瓣菜,沟壑和河边常有荠菜、灰灰菜、水芹菜。当然也采过槐花和榆树钱。还在河水中采捞一种水草,通身枣红色,我们叫它“榨草”。回到家里,野菜洗干净,清水煮熟,搅上一点面糊糊,放入一点盐,就是一顿饭。槐花、榆钱、榨草,洗净,拌上面粉,上笼蒸熟,浇上一些蒜泥拌匀,那就是一顿美食了。

吃食堂

        吃食堂,大锅饭,那是1958--1961年间的事了。第一年,粮食大丰收,食堂伙食还是可以的。到了第二年,还能勉强维持,食堂还能开火,每顿饭供应稀溜溜的面汤,自己弄点野菜野草,洗净,提前放在打饭的陶罐里,食堂打饭时,用热热的面汤一浇,和着野菜野草一起咽下了。第三年第四年,常常是三五天开一次饭,还是用花生壳,玉米芯,麦茬根,碾碎的粉末,掺入一点红薯面做成的馍馍,限量供应,常常是全家五六口人只有两个馒头。每个家庭的所有炊具都被收缴了,想自救也是不成的。很多人得了浮肿病,我也得了浮肿病,两条腿走不动路,有一段时间,就没再去上学了。当时,妈妈在挖“幸福河”(注:农田水渠),在水利工地上。姐姐没再读书,也在水利工地上,做水利技术员。家里只有我和父亲。父亲在棉花厂上班,晚上很晚才回来。每天都是我自己提着一个大陶罐去食堂打饭,每次都多打一点,留给晚上父亲回来吃,他在棉花厂吃不饱。到了1960年,食堂开伙的次数越来越少了,父亲就在这一年的年底去世了。得到消息,母亲和姐姐都从工地赶了回来。当时,父亲只是一息尚存,完全没有了意识。记得那天晚上,我们三人围坐在父亲的身边,整整一夜,听着父亲的呼吸声一点点地慢慢地衰减,直至完全衰竭。那年,父亲应该未过40岁。
        父亲走了,母亲又回到水利工地。当时的我,也处于岌岌可危的状态。姐姐是水利技术员,有公社干部食堂的饭票,她担心我也撑不下去了,就带我到公社干部食堂吃饭。有一次中午,在干部食堂院子里,碰到我同班的一个男生,税务所长的儿子,冲我叫到:好啊,装病逃学,还到这里来吃饭!我不理会他,心里想:我和他,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。
        又过了不久,母亲从工地回来了,做食堂炊事员。每顿饭打饭时,我打母亲和我俩人的饭,我一人吃,母亲在食堂吃。就这样,渐渐地,身体得到恢复,我保住了性命。

摘写优美句子

        小学五六年级时,每逢寒暑假布置作业,语文老师都会有一项要求:摘写50个或100个描写风景的或描写人物的优美句子。现在回想起来,老师布置的这项作业,水平的确很高,逼着你去读课外书。记得这项作业,每次都是在姐姐的帮助下完成的。姐姐借来一些书,让我看,并告诉我什么样的句子是“优美句子”,指导我如何选择“优美句子”。依稀记得,当时读过的书,有什么《小布头奇遇记》、《青春之歌》、《林海雪原》、《小城春秋》·《牛虻》·《绞刑架下的报告》等等,有很多已经记不起名字了。
        姐姐是一个聪慧的人,初中毕业,做农田水利施工测量员,后又做过水库水文观测员,再做会计·民办教师,干一行,成一行。近40岁时,考取了南阳师范专科学校,毕业后,先后在县一高中·县教学研究室,从事教学和教研工作。姐姐的这种孜孜不倦的学习精神,深深地影响着我的学习和工作。正是在姐姐的影响和带动下,我从小学开始,就特别喜欢读课外书籍,阅读了不少儿童文学作品和大人读的小说诗歌散文。读初中时,姐姐还帮我订过文学期刊,如《青海湖》《北方》《广西文艺》等。那时的我,充满了对边疆和少数民族的好奇心。

中秋节吃月饼

        1962年的春天,母亲改嫁。从此开始,我和姐姐两个人一起生活。就在这一年,镇上成立了手工业综合社,由一些手艺人员组成,如缝纫、理发、五金制作等,脱离农业生产队,每月有国家定量供应的粮食。我和我的姐姐也转入了手工业综合社,姐姐在缝纫社做会计。大约是1963年的中秋节吧,是个星期天,当时我读初中一年级,住校,下午返校前,姐姐给我说,没有买月饼,不好吃的。我没有吭声,但内心里是不高兴的,离开家时投向姐姐的眼光应该是怨艾的。当晚,我在学校正在上晚自习,姐姐来了,给我送来了两个月饼。后来才知道,当时姐姐每月的工资是16元,买粮买柴买菜买水交学费,都要花钱的,而我,中秋节还要吃月饼,太不懂事了。现在回想那一幕,仍然让我对姐姐充满了歉疚。

二十四个饺子

        1967 年的秋天,文革进行时。多日未回家见姐姐了。这天傍晚,回到家里,看到面盆倒扣在案板上,掀开一看,案板上整齐地摆放着24个饺子,旁边还有一个纸条,上写着:对不起,弟弟,姐姐24岁了(注:虚岁),姐姐要出嫁了。明天上午,你小哥(注:我的一位堂哥)送我去婆家。包了24个饺子,你回家时煮煮吃。姐姐。我含着泪水煮食了饺子。当时,我以为姐姐不再管我了,姐姐远去了。实际上,没过几天,姐姐就回来了,继续做她的缝纫社会计。到了1968年的夏天,人民日报发表文章:“我们都有一双手,不在城里吃闲饭”,镇上的手工业综合社解散了,人员都被赶往乡下去。我的一些同学,自愿结成“知青点”下乡,我是“投亲靠友”,来到我姑家表哥所在的村庄。姐姐留在镇上,重拾农田水利测量工作。1970年秋季,测量工作不需要了,姐姐也来到我下乡的村庄。1971年,我先后去到一个小铁路施工工地和水库施工工地,都是在营部做通讯员。姐姐接替我,在下乡的大队小学做民办教师,从而开启了她的教师职业生涯。
         1972年的春天,水库工程施工结束,正在拆除工棚时,我接到了公社打来的电话,说我被招工到云阳钢铁厂了,其他人已经到厂报到了,让我抓紧前往报到。我匆匆赶回乡下,姐姐已经帮我办好了户口迁移等手续,我又急匆匆地赶往钢铁厂报到。
        那个时候,招工进厂当工人,那是知青人人都梦寐以求的事情。
        不久,姐姐也回到她婆婆家的村庄,仍然做民办教师。
        从此,我和我的姐姐分开生活了。
        从此,我和我的姐姐,开始步入人生幸运的转折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8)| 评论(2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